快捷搜索:  as  test  as and 1=1  as and 1=2

治虐老欺老:提“忤逆”不妥但别否定打击

▲新京报漫画/赵斌

近日,一份陕西旬阳县《依法袭击违逆不孝违法行径的告示》激发舆论关注。据新京报报道,日前,旬阳县委政法委员会宣布告示,称“为弘扬中华夷易近族传统美德,保障老年人合法职权”等,将重点整治六种违逆不孝违法行径。

从告示看,这些行径包括:子女住新居楼房白叟住旧房危房,与白叟分户另过、对白叟生活不管掉落臂却套取国家惠夷易近政策或扶贫政策,占有白叟“一折通”将政府发放的补助金、养老金据为己有等等。

在很多人看来,“违逆不孝”是道德范畴的评价,这照样“家长主义”视域下的说法,而非司法词汇,政府牵头对此进行袭击,会不会管得过宽?而将“违逆不孝”跟“违法”并提,也轻易激发误解:这是不是将道德掉格跟司法问题扯为一谈?

这份担忧并非全无事理:现实中,确凿有些动辄地方以红头文件、行政敕令形式,对夷易近间婚丧嫁娶等夷易近俗作出强制性规定,这本色上便是行政越权和治理越位。而当地文件中提“违逆不孝”也确凿有待商议,若改成“损害白叟合法职权”会更贴切。

但细看告示可以看出,当地“依法袭击违逆不孝违法行径”,不是将“违逆不孝”全都视作违法行径,而只是袭击“违逆不孝”做法中属于“违法”的那些行径。这点尤为紧张。

当地列出的被袭击行径,针对的都是很多凸起且范例的不孝还涉嫌违法的行径,这颇具现实针对性。

非但如斯,当地还援引了《老年人职权保障法》、《婚姻法》、《承袭法》、《治安治理处罚法》、《刑法》中的详细规定,逐条列出了袭击这几项行径的司法依据;而袭击整治的要领措施,也是有梯度的、严格依照法定法度榜样来的。

由此可见,当地在出台告示时,至少就告示内容而言,是做了些作业而不是率性而为的。这也合乎“依法行政”的内在要求:“依法”的要求,既是律人也是律己的。当地“依法袭击违逆不孝违法行径”时,是对民众的约束,而“依法”本身也是对自身的约束。

本色上,道德和司法也会有“交会点”,不是所有道德层面的问题都无法“越格”进级成“司法问题”。拿不孝来说,跟白叟孕育发生日常争执或许只是不孝,但若该供养不供养还对其侮辱虐待抛弃,那就超出司法底线,也该被依法袭击。

以是说,当地剑指虐老欺老的告示中,用上“违逆”的字眼切实着实必要再思量,相形之下,用上司法语汇会更好。但不必是以否定其袭击违法的做法——只要其守住了“依法”的条件。

□喻辛(媒体人)

编辑 陈静校正 李世辉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